<acronym id="vd4tc"></acronym>
  • <th id="vd4tc"><track id="vd4tc"></track></th>

    <rp id="vd4tc"></rp>
  • <rp id="vd4tc"></rp>
    <s id="vd4tc"></s>
  • <em id="vd4tc"><acronym id="vd4tc"><input id="vd4tc"></input></acronym></em>
  • <dd id="vd4tc"></dd>

    <th id="vd4tc"><track id="vd4tc"></track></th>

    《中國教育電視臺》麥田里的守望者

    來源: | 作者: | 發布日期:2019-08-04 | 閱讀次數:

     《中國教育電視臺》    2019年8月3日

      我國既是農業生產大國,也是糧食消費大國。雖然糧食產量實現了連年豐收,但也面臨不少糧食安全挑戰。有這樣一群高校里的“麥田守望者”,他們始終懷著讓“百姓吃得飽、吃得好”的初心,執著地守著一片片麥田。西北農林科技大學的王輝教授就是他們中的一員。

      同期:我叫王輝,1943年生的,就是咱們西北農林學院畢業的,回到學校以后一直跟隨趙老師從事小麥遺傳育種的研究,搞小麥育種。

      正在介紹小麥育種的王輝,是西北農林科技大學農學院博士生導師,是國務院有突出貢獻專家,同時也是陜西省小麥育種首席專家。今年已經76歲高齡的他,堅守小麥育種已經有46個年頭。

      采訪 西北農林科技大學農學院博士生導師 王輝:可以說從大學階段在實習階段就愛上小麥了,總的來講因為是農村長大的,所以對農作物來講感情比較深,三年困難時期,農村吃不飽肚子,我在上學期間確實體會到,糧食對咱們國家的重要性。

      “吃飽肚子”這個讓現今很多年輕人難以想象的樸素愿望,在當時成了王輝和趙洪璋院士的首要小麥育種目標,一定要把產量搞上去。

      采訪 西北農林科技大學農學院博士生導師 王輝:蓖麻1號到1959年,年推廣面積達到9000萬畝,占到咱們國家小麥面積的四分之一,就咱們國家剛解放初對解放,解決咱們國家糧食問題起到關鍵性的作用。

      糧食增產,緩解了“餓肚子”的難題,可赤霉病、易倒伏等小麥育種的新問題又擺在了眼前。

      采訪 西北農林科技大學農學院博士生導師 王輝:生產上小麥倒伏是一個大問題,農民有句話叫啥呢,每刀一把草,就是每刀了以后只能收一把草,對生產來講,當時高產和穩產要結合的話,必須抗倒伏,不抗倒伏不行。

      為了研究抗倒伏的小麥,王輝扎根麥田就是幾十年,從試驗田到農家種,從提產量到改育種。歷經風霜雪雨,小麥從發芽到吐穗,王輝也從青絲變成了白發。

      采訪 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學生:有句話說王教授對小麥就像是對自己的孩子蹲在地頭一看小麥就是一輩子。

      采訪 王輝助理 孫道杰:八月十五的時候是我們種麥的時候,端午節的時候是收獲的時候,這時候他子女在外面工作,要回來看望父母,就是帶著孩子一家人都是跑到地里面來找王老師。

      育種如育人,幾十年來,王輝不僅扎根麥田選種育種,還一有時間就來到實驗室和學生交流,傳授經驗。

      采訪 西北農林科技大學農學院博士生導師 王輝:地里邊搞些研究,和青年人,和課題組的同志在一塊兒討論討論問題,一方面可以對我來講的話心情也好,再一個對他們來講工作也是一個支持。

      采訪 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學生:他對育種的這份全深深的付出,還有他對同我覺得老師的這個心讓我們特別感動,我們更要認認真真腳踏實地的去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不能急功近利

      采訪 王輝助理 孫道杰:快50年了,他從不放棄,發自內心的佩服,然后是好好學習。

      王輝:我自己有糧了,放在自己手里以后,吃我自己的糧食,我心里踏實。

      46年來,王輝先后主持育成了西農1376、西農979、西農20等12個小麥新品種,累計推廣約2.0億畝,其中歷時18年研究出的西農979做到了優質高產、半冬早熟、多抗廣適的良好結合,推廣面積達1.29億畝。

      原文鏈接:http://m.cetv.cn/p/338769.html


    編輯:     終審:
    我要撸